agvip5888.com|优惠-云南长安网红河泸西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调研 > 正文

如何认定夫妻债务性质

—陶某诉刘某、王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4日11时25分  作者:纪文阜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泸西法院  阅读次数:1626
一、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号
泸西县人民法院(2015)泸中民初字第187号民事判决书;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2016)云25民终81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民间借贷
3.当事人
原告:陶某某
被告:刘某
被告:王某(系被告刘某前妻)
4.基本案情:2014423日,被告刘某因与他人经商缺乏流动资金找原告陶某某借款470000,并于同日通过农业银行转账470000元到被告刘某账户内,被告刘某填写了一份原告陶某某提供的格式化《借条》,借条上写明借款金额是500000元。而实际借款本金470000元,预扣了30000元利息,约定利息为月息3%,借期为一个月。借款期限届满后,原告陶某某催促被告刘某还款,被告刘某一直未归还。2015330日,原告陶某某起诉至本院,请求本院支持其诉讼请求。另查明,被告刘某与王某2003325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4312日双方到泸西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因当日婚姻登记处《离婚证》颁发完,没有领到《离婚证》。2014512日被告刘某与王某领取了《离婚证》,《离婚证》登记时间为2014512日。
二、案件争议焦点。
 1.原告陶某某与被告刘某之间的借贷是否成立? 2.原告主张借款之日起至起诉之日止的103400元的利息及后期利息是否合理?3.本案借款是否是二被告的夫妻共同债务?
三、裁判结果与理由。
(一)原告陶某某与被告刘某之间的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原告陶某某要求被告刘某赔还借款的事实,有被告刘某书写的借条为证,该借条形式完毕、债权债务关系明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原告陶某某提供了当日从银行转账470000元给被告刘某的银行回单,故本案双方借贷关系成立,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经原告陶某某催要,被告刘某拒不归还借款,显然违约,故原告陶某某要求被告刘某归还借款本金470000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二)原告主张借款之日起到起诉之日止的103400元的利息及后期利息是否合理。被告刘某书写给原告陶某某借条上的利息是月息3%,现原告陶某某主张自2014423日至2015322日的利息103400元,以后的利息按月息2%继续计收。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通知》(法【2011336号)规定:当事人仅约定借期内利率,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以借期内利率主张逾期还款利息的,依法予以支持原告陶某某2014423借款给被告刘某时,中国人民银行现行6个月的贷款基准年利率是5.6%,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即月息1.87%,现原告陶某某主张月息2%显然已超过中国人民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过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故本案2014423日至2015322日的利息应为96679元,2015323以后的逾期利息应按月息1.87%计算。
(三)本案借款是否是二被告的夫妻共同债务。原告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被告王某依法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第一、《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共同偿还。司法解释是对现行法律的解释,对《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理解,应该以《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内容为基础。不能将《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含义作纯粹文字上的理解,而应综合考虑是否为家庭共同利益所负。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有两个,一是该债务是否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二是该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第二、原告陶某某在与被告刘某发生本案借贷关系前并不认识,在此情况下,原告陶某某要向被告刘某出借大额资金,应当要求被告刘某取得其妻子王某同意或要求其妻子王某到场等方式对风险加以控制,但原告陶某某并未采取任何措施,未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第三、被告王某已经举证证明,借款发生前43天二被告已经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当日虽因离婚证颁发完没有领取离婚证,但事实上双方已经处于分居状态,双方签订离婚协议时,本案借款尚未发生。由此可知,从2014312日开始,被告刘某与王某的夫妻感情已经不合,被告刘某的举债目的并非为了家庭生活,被告王某及其子女并未因本案借款而实际受益。原告陶某某认可借款时被告王某没有到场,借款用途是被告刘某与他人合伙开办娱乐会所,借款之前被告王某也没有向原告陶某某说过借款的事。因此本院认为借款时被告王某没有共同举债的合意。综上,本案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告刘某向原告陶某某的借款是用于被告刘某和王某夫妻共同生活所需。故原告主张诉争债务应按被告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要求被告王某对本案借款承担共同清偿责任的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刘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原告陶某某借款本金470000元及利息96679元,并按月息1.87%支付2015423日起至实际偿还之日止的利息。二、驳回原告陶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陶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改判被告王某与前夫刘某共同承担还款责任。二审法院审理后,以(2016)云25民终8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法官评析。
(一)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出台的背景。
 2004年《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出台前,出现了大量夫妻利用离婚恶意逃债的行为,此类行为的特点是:当事人离婚时欠有债务,正在被起诉或被执行,双方“自愿离婚,办理离婚手续时,一般不通过法院解决,大多选择到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协议离婚,因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在处理这类事务时,只要夫妻双方自愿同意离婚,对财产分割、子女抚养问题无争执,就给双方办理离婚手续。分割共同财产时,正在被起诉或被执行的一方将财产全部约定给对方,由自己对外承担债务,到法院执行时,造成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事实,执行人员只能将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这种夫妻双方联合对付债权人,以作假的方式通过离婚将财产转移到一方,借以逃避债务,特别是部分当事人阴谋得逞后,更助长了此类现象的蔓延,《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出台后,夫妻双方通过假离婚、不正当处置财产恶意对付债权人的现象得到遏制。
(二)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出台后带来的问题。
《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本条中所指的但书是指《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现实生活中,基于我国传统的婚姻家庭观念,夫妻之间基本上不会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财产分别制度,而且还让第三人知道该项约定,另一方在借款时一般也不会与债权人明确约定所借款项为个人债务。审判实践中,出现了大量法官无视《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关于何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直接适用《婚姻法解释()》第二十四条进行推定判决,即不管配偶另一方是否知情及债务是否是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不管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只要是出现在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都裁判为夫妻共同债务,举债人的配偶均需共同承担偿还责任,导致各地法院相继出现数十起夫妻债务适用《婚姻法解释()》第二十四条遭抗诉改判的情况。如,201458日《检察日报》第4版刊载的,20133,湖北省检察院就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以原告钱某、周某诉被告薛某某、李某某的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丈夫沉迷赌博狂打借条 妻子成被告人担巨额债务),认为薛某某借款赌博,不是他与其妻子李某某的合意,所借款项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借款而形成的债务系薛某某个人债务,不应成为夫妻共同债务为由,向湖北省高院提起抗诉,后湖北省高院指令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310,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二审判决,将两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同年12,一审法院对两案作出改判,驳回原审原告钱某、周某的诉讼请求。一部分法律专家认为,《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使婚内债务泛共同债务化,矫枉过正,而未根本考虑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初衷,过度保护了债权人,甚至保护了恶意债权人。在夫妻感情破裂的离婚案件中,一方为了转移财产,达到让另一方净身出户的目的,恶意与第三人制造虚假债务,到离婚时利用第二十四规定被判净身出户。该条规定往往被想要诈取另一方财产的人恶意利用,不仅可以将恶意举债、违法举债转变成夫妻共同债务要求另一方偿还,而且还可以作为威胁离婚或不离婚的工具,或用于干扰另一方的生活,让守信一方苦不堪言,现实中也出现了很多以巨额债务侵害配偶权益的现象。另外,有的法院在执行阶段,直接引用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把未参加诉讼的配偶另一方直接追加为被执行人,使没有参加诉讼的配偶一方失去了利用一审、二审程序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机会,违背了夫妻共同债务应当通过审判程序来认定,不能由执行程序认定的裁判标准。因此,有人大代表、甚至法学专家已多次向全国人大上书请求修改或废除《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建议,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三)如何认定夫妻债务性质。
 夫妻债务性质应当如何认定,由于夫妻生活的私密性,一直是个比较突出且难以妥善解决的问题。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法学理论界的观点不尽一致,司法实践中也仍然存在大量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对《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进一步解释,主要依据为2014712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给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最高院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性质如何认定的答复》(民一他字第10号):在不涉及他人的离婚案件中,由以个人名义举债的配偶一方负责举证证明所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在债权人以夫妻一方为被告起诉的债务纠纷中,对于案涉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认定。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实践中提供所借款项没有用于其家庭共同生活这种证据对于债务人的配偶来说是有一定难度,但切忌僵化理解《婚姻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立法本意。
  笔者认为,在审判实践中,法官不能脱离《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关于何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定,直接适用《婚姻法解释()》第二十四条进行推定判决。如果债权人对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提供初步证据后,举证证明责任就应转化为举债人的配偶一方,如果举债人配偶一方举证证明举债人所借债务明显超出日常生活及生产经营所需,或者举债人具有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或者所借债务发生在双方分居期间等情形的,举证证明责任就相应地转回到债权人一方。如果存在夫妻双方主观上不具有举债的合意且客观上没有分享到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债务形成时,债权人无理由相信该债务是债务人夫妻共同意思表示或为债务人的家庭共同利益而成立的,应根据具体案情认定为个人债务。总之,在双方当事人就债务是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债务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应根据借款产生的原因、用途、夫妻各自的工作、经济情况以及夫妻感情的好坏、对家庭经济的贡献、借款后在日常家庭生活有无重大经营、支出或者添置财产、有无将共同财产通过协议离婚明显归一方所有等情况进行综合判断。在债务人的配偶举证证明其缺乏共同举债的合意,所借债务确实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及家庭共同利益的情况下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泸西法院  纪文阜)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3 www.lxzfw.gov.c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泸西县委政法委 联系电话:0873-485734
滇ICP备14002262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