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vip5888.com|优惠-云南长安网红河泸西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之窗 > 正文

趟过母亲河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9日16时30分  作者:刘剑  来源:泸西县人民检察院  编辑:泸西政法委  阅读次数:1462

 

村子门前有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村民们都叫它老河。老河虽小但却是淮河一般的存在,以河为界,河西只能种植玉米、洋芋、萝卜,河东多栽种水稻、蔬菜、烤烟。

七十年代末,老河上有座木桥是连接河东与河西的唯一通道。春天背上母亲买的帆布书包与小伙伴们一道越过老河到大队部上学,夏天脱下母亲亲手缝制的松紧布鞋赤脚趟过老河再穿上赶往学校,秋天学校放假赶着马车跟随母亲收玉米穿过老河拉回家,冬天小伙伴们相约老河在冰冷刺骨的河中拿鱼摸虾,晚上免不了被母亲一顿半是责备半是心疼的训斥。更让母亲发愁的是煎鱼用完了家里的炒菜油,而离杀过年猪还有一个多月呢!

八十年代初,村里全面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一个炎热的初夏,父亲送农家肥到地里返回老河时,水牛拉着车下河吃水泡在河水中紧赶不上岸。父亲一时性急跳进齐腰深的河水,晚上一病不起。在县医院住院月余查不出病因,转院到省城大医院才查出是肝脓肿。家里顿时缺了主要劳动力,加上巨额医疗费,突如其来的打击让瘦小的母亲没了依靠,我也差点辍学。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裹着小脚的母亲下田插秧,外有众乡邻无偿帮助,总算度过了难关。

九十年代初,粮票还未完全退出人们的生活。考上学校要到外地求学生活的我也不能例外尚离不开粮票。父母亲难掩幸福与骄傲,喜滋滋地从家中拉玉米到乡上粮管所交售予换取珍贵的国家粮票。老河涨水桥断,50公斤一袋的玉米只能选择在东岸下货靠人扛过河,再重新装上马车。开学当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再过老河时,上面正在修建一座两孔石桥。平的,没有翻拱,用长条石头担梁。

考取学校不容易,找工作亦难。几经辗转,毕业在家务农近一年的我终于找到了工作。如释重负的母亲收拾好早早就备下的崭新被褥,央求父兄送我到几十里外的乡镇报到。面对60余岁、皱纹渐深、日益苍老的母亲,我坚持不需要人送。肩担行囊,怀揣梦想,跨越老河,奔赴人生第一个工作岗位。

参加工作后,每逢周末或农忙时节总是匆匆赶回家,帮助年老体弱的父母夏播秋收,临回单位前总是会到一里外,右肩挑回满满两桶龙潭水,左手再尽力提回一小塑料桶清泉。

倏忽间,母亲已经离开整整10年。母亲在世时话较多,整天唠唠叨叨说个不停,令父亲及我们兄弟姐妹都不胜其烦。但自母亲走了之后,家里好像少了点啥。回家的次数越来越稀少了,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只有每年的清明是个例外。

回家再也不用挑水做饭,也不用到天地里劳作。老河东边曾经的水稻田大部荒芜,部分已改种旱作。老河西边千亩烤烟金黄一片,黑压压的三七棚连绵起伏,蔬菜大棚悄然兴起。除了玉米,大米、洋芋、萝卜等当年的口粮全部要到村外集市或县城超市选购。村里的小伙伴悄悄告诉我,小河里的小虾子长大了变成了小龙虾。

村北笔直的水泥路凭借钢筋混凝土跨过老河,连接距村子3公里外的高速公路。从村子出发大约30分钟的车程便可到达县城,刚好是年青时步行离家走土路到乘坐班车外出求学的距离。

近看满眼苍松翠柏,极目远眺老河似心中的思念依旧静静流淌。如今,永不再唠叨的母亲已静谧在平坦宽阔的水泥路旁的松坡上,继续守望儿孙们趟过老河,离开山村,走向远方……

 

 

(作者:泸西县人民检察院 刘剑)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3 www.lxzfw.gov.c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泸西县委政法委 联系电话:0873-485734
滇ICP备14002262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