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agvip5888.com|优惠

一个命案逃犯的自述:逃亡的路太苦!

2019-03-05 16:34  来源:“宁乡公安”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王淑静
字号  分享至:

  我叫王六,今年33岁。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在湖南宁乡一个建材公司上班。但我不是一个普通人。

  因为我,杀过人……

  15年了,每一个警笛鸣响过的瞬间,我都惶恐不安。我害怕,有一天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将那个代表终结我辛苦营造出来的正常人生的手铐,戴在我的手上。虽然我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临……

  1986年,我出生在黑龙江的一个小镇,父母给我取名叫刘二,细细回想,好像从我出生起,就预兆着我这一生有些“荒唐”。在那个计划生育还挺严的时代,我是一个没有户口的黑户,我曾打过架、也辍过学,但没想到,这些小打小闹的经历,正一步步将我推进更黑的深渊。

  2004年某天,无所事事的我来到北京找我哥,想让在酒吧务工的他给我找一份好工作,一同前往的,还有朋友李明。我酒量不好,但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三都喝了很多。

  (网络图片)

  我沉浸在这场兄弟见面的有爱场景里,直到遇见了他,一个黑车司机。

  故事很老套,内容无非是想打车回家的我们,因为价格和司机争执了起来,三两句话后借着酒劲就沦为了持械斗殴的血腥场面......再然后?我们逃了,而司机,因治疗无效死亡。

  没过多久,我就听说了我哥和李明被抓的消息,我想过去自首,但我怕。于是我逃到了更远的地方。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们没去北京,如果我们没有喝酒,如果我们理智一点,故事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2007年,我的黑户问题终于得到解决,有了一个“合法”身份,为了逃避打击,我改名叫王六。我下定决心,要拉开我人生的新篇章!

  2008年,我在广东一酒吧喝酒时,因与人发生纠纷,打架被治安拘留。2009年,还是在广东,我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治安拘留15天。有了这几次的经历,我自以为我的新身份无懈可击,开始放下警惕。

  后来,我遇到了她,我的妻子。我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孩子,我有过一段短暂的幸福时光。但午夜梦回,我总是会想起黑车司机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常常半夜被惊醒。虽然我有了家,可我的心还在逃。再后来,我离婚了,独自抚养着儿子,大概老天也觉得我不配享受这偷来的自由时光吧。

  由于内心的不安和人生的不如意,我开始四处奔波,找过无数次工作,也换了无数个地方,我不敢在一个地方久待,虽然我也知道我所做的并没有什么用。2017年,我来到了宁乡,在某建筑公司找了一份工作,直到2019年3月1日,警察找上门来.....

  这一天还是来了,我逃了15年,警察也找了我15年。现在找到了,我没有想过抵赖,从抵赖到伏法差的只是时间,这点我知道。在他们(警察)走到我面前的这几步里,我将这15年来的人生倒带了一遍。

  很多事情我都不太记得了,可那种不知何时会尝到恶果的煎熬我可能会记一辈子。人都是会老的,我想我也不例外,会慢慢变得唠叨、会害怕孤单,会牙齿掉光走不动路...正如我爸一样,啊!还有我爸,他收到我也进去的消息会难过吗?

  嗯……没时间了,他们快要走到我面前了。这15年来我后悔过,也挣扎过,担惊受怕的滋味时刻折磨着我,我都快疯了。今天,可以解脱了吧,我长长叹了一口气,停止了我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看着他们在我眼前停下。

  就在这几秒,我连怎么说都想好了。

  他们肯定会问我:“你是刘二吧?”

  那我就回答:

  是啊,我是,你们逮捕我吧。

  ......

  后记:

  目前,犯罪嫌疑人刘二已被宁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抓获,并移交至北京通州公安分局,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一次酒吧门口的一面之缘

  一起因口角争执引发的命案

  一场历时15年追踪隐匿的较量

  正义可能会迟到

  但永远不会缺席

  你逃或不逃

  公安机关都绝不会任你消遥法外危害社会

  投案自首、主动交待、争取宽大处理

  才是唯一的出路

  (本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法治三分钟|辅警校门口执勤,遭女孩三招“偷袭”

执勤辅警冒着雨在学校放学期间维护周边安全。两名学生经过时,先站在他旁边表示感谢,然后上前敬了个礼,在辅警回礼时, ...

死刑!“浙江温州大学瓯江学院前院长被杀案” ...

戴晓满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虽能自首,但不足以从轻处罚,依法应予严惩。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离监探亲的五天很短,但让他明白了很多

深冬时节的天空被雾气笼罩,监区大门不远处,一棵桃花开出了红艳艳的花朵。